武汉晴川学院(原武汉大学珞珈学院)

【名师风采】季立才:十年不悔,他是教学质量的把关人

作者:冯岑       发布于:2017-03-23       浏览次数:6663次

每天,武汉晴川学院的某一间教室里都会出现一位老者,认真听课,仔细做笔记,跟老师研讨,与学生交流……日复一日,风雨无阻。

他,便是武汉晴川学院教学督导季立才教授。从2006年进入武汉晴川学院,季教授在平凡岗位上无私奉献,默默坚守,陪着晴川走过了十载春秋。

默默付出,他是课堂质量的监督者

2010年成立教学督导室以来,季教授扎根于教学一线,坚持待人如亲、身正为范,在督导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六年,用智慧和信念书写着一个晴川工作者的教育人生。

 

汪彬校长向季教授了解教学督查情况

 

季教授把课堂教学视作教学督导工作的重点,听课评课,是他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学生有没有按时到教室?老师的PPT内容是否合适?教学方式学生能否接受?实验室设备有无缺陷……事无巨细,他都一一检查,并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。六年来,季教授领衔的教学督导室随机听课就达2869个课次,4636个班次,覆盖所有本、专科专业,其中涉及3052人次专、兼职教师。

 

季教授认真听课

 

在收集大量数据的基础上,季教授会与同事一起分析汇总并提出反馈意见,每月形成数万字的《教学督导简报》,多年来,从未中断。不仅如此,巡查体育教学现场、针对考风考纪进行宣传教育、试卷档案随机抽查、巡视论文答辩……面对冗杂繁复的工作,这位年过七旬的老者从未有过怨言,只源于那份对晴川的深沉的爱。“我热爱现在的工作,我喜欢与青年教师和学生在一起,他们让我觉得自己从未老去。”

教学质量是学校的生命线,教学督导机构是提高学校教学质量的重要保障。如何守好这一生命线,季教授殚精竭虑。随着学校的发展,他深感现有的教学督导力量不足。201611月,季教授拉起了一支“兼职督导员”队伍,成员均为各二级学院(部)教学经验丰富、德高望重的教授。跟着铁面无私的季老师一起,我们有信心让学校的教学质量再上一层楼!公共课部兼职督导员唐道远教授信心满满。

 

学校组建“兼职督导员”队伍

 

情留晴川,他是关爱学生的倾听者

本是颐养天年之际,季教授却不愿离开岗位,他放不下那些朝气蓬勃的学子们。因为教学督导办公室紧邻教室,季教授每天都会提前来到学校,若是看见早到的学生守在教室门口,季教授一定把他们带到办公室,一杯热水,一本书,听一听学生的心声,解答学生的烦恼。

偶尔,季教授还会遇到前来听课的学生家长,他会耐心的与家长们沟通交流,了解他们对学校教学和教师讲课的意见,再反馈给相关部门或教师。

201011月,季教授发现每天早上7点左右,会有约莫20名学生在办公楼后的小山坡上朗读英语。这是2010级学生自发组织的晨读,在英语专业学生的带领下,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,大家互相纠错学习。彼时,正值深秋,清晨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,吹乱了学生们的衣与发,也吹进了季教授的心里。在了解情况后,季教授立刻向教务处提出申请,为学生争取到一间教室专用来晨读。

季教授说,学生的事就是大事,就是要尽一切可能,为学生创造好的学习环境。

古道热肠,他是青年教师的导航者

日常听课中,季教授接触最多的就是青年教师群体。培养青年教师尽快成长,季教授义不容辞。很多时候,季教授会当着青年教师的面,直接将授课时出现的问题指出来,他从不怕“得罪人”。季教授认为,只有在肯定教师爱岗敬业教学态度时,发现并纠正每一个问题,他们才能真正得到提高,这是对教师负责,更是对学生负责。

“青年教师教学素质的提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他们的每一份进步,我都感到高兴。”季教授将青年教师的成长分为两个阶段,第一年要让青年教师“站稳讲台”,要具备最基本的教学素质和驾驭课堂的能力;第二年要站好讲台,青年教师要学会由教学型想研究型转变,要能够反思课堂,总结经验。

为了进一步提高青年教师的教学能力和水平,季教授带头做起了青年教师培训。201110月,由他牵头的青年教师系列培训活动第一课——《漫谈大学教学》开讲,从大学教学特点、教学方法,到如何指导学生毕业论文设计,季教授娓娓道来,让青年教师深受启发。

 

季教授为青年教师培训

 

工作上,季教授严格细致;生活中,他却将这些青年教师看做自己的孩子。2013年,管理学院青年教师张红芳因意外腿部受伤,不得不在家休养。为了在病假期间不掉队,张红芳拜托父亲找到督导室,希望找寻一些参考资料,为张红芳授课提供帮助。季教授得知情况后,将所有与其课程相关的资料一一找出,全部送给了张红芳的父亲,并嘱咐她好好休养,早日归队。

多年坚守于教学一线,季教授始终坚持“督察、学习、交流、服务、奉献”的理念,做到督有重点,导有目标,求真务实。季教授说,他热爱这样一份事业,看到教师的持续进步,学生的不断成长,他感到由衷的自豪与高兴,这份感情也是他多年坚守学校的不竭动力。

(文/冯岑)